海康威视(002415.CN)

深耕福建多年的罗普特闯关科创板,毛利率堪比海康威视 应收账款居高不下

时间:20-05-25 20:18    来源:中国经济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柳 陈锋 上海报道

“罗普特2006年创办于厦门,但是多年来一直在福建本土深耕,直到2018年,公司才第一次将业务拓展到福建以外的地方。”5月22日,上海一位高端制造行业分析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即便只是在福建开展业务,但是罗普特依然具备实施系统安防方案的能力。”

这家看起来很“专一”的公司,即罗普特科技集团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近日已经获得上交所受理。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罗普特近年来应收帐款高居不下、连年增长,毛利率波动较大,并且新冠肺炎期间,相关业务也受到一些影响。5月22日,记者针对公司业务等问题多次致电罗普特证券事务部,但几次通话均被挂断,截止发稿未得到公司方面的回复。

毛利率水平不稳定

根据招股书,罗普特是一家专注于视频智能分析技术、数据感知及计算技术在社会安全领域开发及应用的安全综合服务商和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营业务包括社会安全系统解决方案设计实施、软硬件设计开发、产品销售及运维服务业务。

2017年-2019年内,罗普特主要面向政府用户进行服务,分别实现营收1.96亿元、3.64亿元和5.07亿元;归母净利润依次为3514.81万元、5469.79万元和1.02亿元。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 61.02%和 70.04%。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快速的营收增长背后,是波动的毛利率。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罗普特综合毛利分别为44.91%、36.52%和41.50%。

与罗普特相比,行业内可比上市公司之一海康威视(002415)的毛利率近三年来稳定在44%上下。

高端制造行业分析师张雨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事实上,两家公司各有侧重,毛利率水平当然也不可能完全相同。海康威视提供摄像机/智能球机、光端机、视频综合平台、中心管理软件等安防产品,而罗普特竞争力集中在软件领域,包括视频智能分析技术、基于三维地图的视频融合与展示技术等。罗普特摄像机、显示控制等硬件设备则依赖外采,海康威视也是罗普特的供应商之一。

但就毛利率波动的问题,有业内人士发现,罗普特应该是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报告期内重大项目毛利水平的影响。

业内人士表示,2017年,受益于厦门金砖会议安保项目,罗普特全年毛利水平被拉高。但2018年,由于承接毛利仅13.94%的南昌雪亮工程一期项目,公司整体毛利大幅下滑。到2019年,借助承接多个大型平安城市、智慧城市项目, 公司毛利再次回升到40%以上。

而此次申请科创板上市,罗普特拟募集资金约6.74亿元,用于厦门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市场拓展及运维服务网点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大客户集中 机构突击入股

据招股书显示,罗普特的大客户比较集中,且公司前五大客户名单频现福建政府机关、国企的身影。

2017年-2019年度,该公司向前五名客户的销售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3.53%、69.92%和 58.08%,客户集中度较高。

2017年,罗普特对厦门市公安局、漳州市公安局某分局、厦门信息港建设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交易总额为1.36亿元,销售额占比近70%。

该公司在招股书中披露,主要客户包括各地公安局、政法委、监狱、交通、市政服务机构、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等政府机构和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美亚柏科(300188.SZ)、各地政府城建公司等上市公司或国有企业。

而如果未来公司客户所处行业或政府相关投资发生不利变化,客户相对集中的情形在未来可能会对公司的持续经营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事实上,作为一家专注于政府用户服务的公司,罗普特除了与政府合作频繁,大客户多为政府机关、国企,就连股东中也出现了政府机构的身影。

据天眼查信息,罗普特大股东出现了四家福建国资控制的公司,分别是福建省华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福建华兴润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厦门创新兴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创新汇金(龙岩)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中,后两家企业在罗普特上市前,也就是2019年11月的时候突击入股,四家公司合计持股4.17%。

此外,应收账款居高不下,也是该公司应该担心的问题。

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末-2019年末,罗普特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3340.26万元、11264.96万元和35009.84万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8.94%、22.92%和36.95%,增长迅速。

对此,公司解释称,公司主要客户以各地公安局、政法委、监狱、交通、市政服务机构等政府机构、军队和电信运营商等国有企业为主,信用状况良好,但这些客户付款审批流程复杂且周期较长,报告期内在营业收入快速增长的情况下, 发行人各期末应收账款金额相对较高。

同时,罗普特还称,未来随着公司销售规模的进一步增长, 应收账款规模还可能持续增加,不能完全排除应收账款发生坏账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新冠肺炎期间,公司业务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一方面,公司2019年已验收项目因隔离措施,政府财政付款审批流程有所滞后,导致回款进度受到影响;另一方面,公司已中标在实施的项目因隔离措施、交通管制等原因,施工进度有所延后,对项目的实施周期和施工效率产生了影响。此外, 受新冠疫情影响,部分地区政府的平安城市、雪亮工程项目招投标时间有所推后。 ”罗普特在招股书中表示。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目前该公司已顺利复工,项目承接和实施已经步入正轨,而且新冠疫情暂未对其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